天浴

無求無慾的淒慘故事

  《天浴》,好一套揚威國際的台灣金馬獎「七冠佳作」,是「難得一見」,也是「難忍一見」。

  純以技術層面分析,《天浴》無論在男女主角的選角、大草原上的高難度拍攝,甚至是劇本的起承轉合,皆要算是近年之驚喜!奈何故事沉重得叫人透不過氣,濃得化不開的悲情幾乎忍不住半場放棄,堅持至最後一個鏡頭只因為這確實是一齣好戲。

  由寶島的頂級創作人再撫摸神州大地的歷史傷口,內容會否誇張失實就留待學者們去引證,但若僅僅籍此回憶到文革之遺害,視野似乎太有限!需知道政策失當,人治禍國、好大喜功的貪官烏吏殘民以自肥、貧苦蟻民無所不用其極地逃離困境……時至今天,不正是中港台三地的寫照?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延續民族之悲劇宿命吧!

  「身在福中不知福」,假如用這老八股的教訓作為看罷《天浴》的反省,倒不如學效片中不能人道的老牧人老金無慾無求!被派往西藏的知青文秀若非貪戀城市的花花世界又豈會淪為「人盡可夫」?然而,難道當真要問沒飯吃的飢民:「你們為何不吃蛋糕呢?」……

  《天浴》描寫一個十來歲的成都小姑娘秀秀被派到新疆插隊落戶,本抱著樂觀心情與其他知識份子一同為國效力,沒想到被當地麵粉廠派去大草原和蒙古牧人老金學習放牧,度過一段刻苦的遊牧生活,滿以為學夠半年就可以回工廠,奈何政局多變,當初派秀秀到草原的單位散夥了,秀秀從此變成被遺忘在草原上的棄兒!為求早日回鄉,秀秀不惜以身體作為與公社幹部交換的籌碼,後來發現只是一再受騙。心力交瘁的秀秀最後選擇結束生命,受託開槍的老金也一同自盡,兩人倒臥在大雪紛飛的草原上共赴解脫歸宿。

  「天浴」,是秀秀每次出賣肉體後都要老金打水給她洗淨身子,是一種下意識的自我解脫,也是對遙不可及的故鄉的懷念!因為正如老金所戲言:「成都的娃娃都愛洗澡。」

  秀秀本擁有無限青春光華,現在卻已是一名無家可歸流落異鄉的貧苦女孩,老金本也無慾無求心靈富足,最終也選擇陪這悽慘孤兒上路,實在叫人心痛。

  忽發奇想,如果秀秀和老金也能夠接觸到天國的福音,《天浴》的結局可會改寫?由此可見差傳之重要性了!

  您還能舒舒服服地避在一旁享受「天浴」嗎?

 □ 何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