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德淳夢想成真

一隻小昆蟲尚能掙扎求存不放棄,何況我這個人呢?

  「夢」是個很有威力的東西,它可以助你安歇,又能令你闊步向前。
  
  醫生的夢

  我的第一個夢發生在十五歲中學畢業時。那時我希望可以不勞而獲地把畢業試考好,然後順利讀預科、升大學、當醫生,好像我的堂兄一樣。可是這個夢很快就破滅了,因為我的會考失敗了。記得當時思想十分天真,喜歡想一些理性都認為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往往人生就是這樣開始的。
  第二個夢也是發生在十五歲,會考成績衹有四科合格,當時是一九六七年。在我的教會,有一位朋友跟我一樣也是會考失敗者。我們找一個地方坐下,還有一位教會的大哥哥陪伴荍畯怴A他在大學主修生物科。他關心我們,問我們將來有甚麼打算。我當時回答:沒有甚麼計劃,因為考試失敗了,母親也不鼓勵我繼續讀下去。當我們交談的時候,那位哥哥指蚗蟳銂漱@隻蝴蝶叫我們留心看,原來這隻蝴蝶失去一邊翅膀,正在掙扎茈峇O往上飛。他告訴我們,這隻蝴蝶能掙扎很久而不會掉在地上,我們也好像牠一樣還要努力活下去。這個經歷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,也得到很大的鼓勵。我明白到,一隻小昆蟲尚能掙扎求存不放棄,何況我這個人呢?於是,我下定決心再讀書,但這實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,因為我原來就讀的中學是名列前茅的香港名校,沒有幾個人會考試不合格的,而我就連離校證明書也拿不到。
  其後,我轉到一所私立中學重讀,第二次會考成績不錯,但我仍不知如何走下一步。於是我到教會去,碰到我的主日學老師,她是牧師的太太。我把近況告訴她,她便介紹了一份為期一個月的工作給我。原來她是一間小學的校長,學校正需要一位代課老師,我便成為這間學校的「暫用教師」,因學歷不合乎要求。上班前的幾個月心情很差,如果不是仍然想茖滌汗厭滿A我會十分灰心,因為從小都沒有試過這麼不順利。
上學了,我所教的是小學四年級,初當教師的心情真緊張,很多事情都不會,一面教,一面怕。後來校長問我是否有意教下去,她可以到教育署把我的教師資格延期一年,我答應了。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那時有一位新聘的教師突然染上急病去世,我才有這機會暫時當教師。

教師的夢

  新的一個夢又開始了,我希望可以當正式教師,因為我十分喜歡學生,也教得很有興趣。可是到了翌年六月,教育署的許可證期滿,校長再不能聘用我了,她鼓勵我報讀師範課程。可是,我連面試的機會也沒有,一等又是幾個月。在這段日子,雖然找不到工作,心中卻念念不忘當教師的事。有一次在報刊看見一個招聘教師的廣告,我便跑去應徵。接見我的是我的校友,他告訴我在大嶼山的大澳有一個適合我的崗位。可是路途遠,而當時的交通也不便利,一星期只能回家一次,我沒有接受這份工作,因為我希望週六能在教會的少年團契當導師,又希望能多留在家中,也能在晚上繼續進修等等。我請他為我再找一個崗位,他答應了。當天下午收到他的電話,他替我找到一份教學的工作,地點在九龍的郊區西貢。雖然路遠,但每天都能回家,我便接受了這份工作。於是,每天早上五時多起床,上課時間是八時十五分,又要坐船,又要乘車,還要走上山才能到達學校,所教的是漁民子弟,十分單純,我也十分開心。這一年訓練了我說話的技巧,因為那些小朋友在漁村長大,說話帶有鄉音,跟他們說話必須用簡單的語言才能使他們明白。我學會用淺白的語言表達,就算沒有讀過書的人也能聽懂我的話。
  那一年,我希望可以白天工作,晚上繼續讀書,準備將來投考中文大學。母親就請一位朋友為我在西貢找個地方居住,找到的是一個貨倉,在我任教的小學附近。那個貨倉最可怕的是,一推開門就有很多昆蟲和四腳蛇從上面掉下來,這個經歷雖然辛苦,但要學習鍛鍊自己。而使我堅持下去的最大原因,是我有個教師夢。一年過去了,我又拿茪p學校長的推薦信投考師範,結果還是一樣,連面試的機會也沒有。

兒童工作的夢
  後來我應徵過很多行業,可是都沒有結果。偶爾在報紙上,我找到一份兒童工作,在二百位應徵者中選上了我,後來才知道這份工作叫「社會工作」。得到這份工作,卻要放棄週六在教會當團契導師的事奉,後來有個特別的機會讓我反省到,傳福音未必只在指定的地點。於是,我和中心主任商量開設一些兒童組,我把以往在教會中所學的應用在小組中。一星期中,我負責帶五個小組,就這樣做了四年。直到一九七七年我再讀書,在理工學院修讀社會工作課程。二年後我返回原來的中心工作,開始接任「外展工作」,就是接觸一些邊緣青少年。我負責西環木屋區的外展隊,每日接觸的青少年從小就講「粗口」、賭錢、吸煙、吸毒,跟我自幼在教會的生活完全不一樣。這份工作我做了三年,我開始發現自己對輔導工作比兒童工作更有興趣。

輔導中心的夢
  我把從外展隊中所得的經歷向一些教會的青年人分享,我們一共有十個人,每週日都在我家聚集學習輔導,並計劃十年後成立一個輔導中心。我們一起儲蓄,其中一位成員的媽媽願意將來把房子賣給我們作為會址。可惜,這個小組只維持了一年,這個夢只好由我一個人繼續下去。在外展工作的經歷中,我明白到要改變一個人,單靠社工以個案的形式跟進,多半只能幫助解決一些較表面的問題,生命的改變需要長期生活在一起,用生命影響生命。我希望推展這個概念,便在一九八二年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到外面闖一闖。本荌繴的信仰,我進入「基督少年軍」工作,成為當時的總幹事。在這個機構中工作了四年半,職員由最初的三位增至十多位,還開始了一間青少年中心。在這幾年中,我在社工方面的知識都能用得荂C
  一九八六年,我在中文大學完成了學位課程,同時也離開了「基督少年軍」。當時我心中仍有一個夢,我知道如果要建立一所專業的輔導機構,就必須有更多的直接輔導經驗。於是,我開始接觸弱智兒童的工作,這是我完全沒有接觸過的範疇。要帶荋X個有嚴重問題的兒童是需要很大的耐性,對他們不能動怒,只能靠彼此建立的默契。這兩年的經歷是體驗多於學問。
  我再踏足另外一間機構,聘請我的是一位基督徒醫生,目的是要進行一些有關精神病患者的研究,他希望我負責跟進一些剛從醫院裡出來的精神病患者,一共六十多人。三年的研究目標是引導這些病人能重新過正常的生活,不要再自殺。這位醫生故意找一個沒有這方面學歷和工作經驗的人,所以我給聘用了。工作過程中,他沒有給我指導,完全是靠自己摸索。這三年的經驗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我也很珍惜這方面的體驗,在我跟進的病患者中,有一半以上家中是沒有電燈的(因為沒有交電費),我們就在漆黑的環境中面對面交談,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;而且由於他們不洗澡,所以臭味撲鼻。幸好我曾有三年之久在一個垃圾站旁的木屋區做康樂輔導工作,所以多臭的味道對我也沒有影響。跟精神病患者談話需要極高的警覺性和敏感度,以免說了一些刺激他們的話,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訓練。三年來,情況令人滿意,有很多人找到工作,找不到工作的也很少舊病復發,甚至有的更重新和家人來往。我心想:如果沒有西貢的黑倉和垃圾站的惡臭「訓練」,是不可能完成這項工作的。
  三年過後,即一九九一年,我進入香港大學修讀碩士課程,主修心理治療,當時幸蒙一位朋友提名榮獲香港第一屆優秀社工獎。

工商訓練的夢
  碩士課程後,我在理工大學執教五年,工作是帶領學生實習,對我來說是工作自由。那時,我讀《聖經》看到保羅決心要到一些未有人傳福音的地方去。我想:我又應該到甚麼地方去傳福音呢?我終於接觸了商界,原因是理工有一個科名為「職業社會工作」,是進入工商界為員工作輔導,並且作一些人際關係的訓練。
  我的夢又開始了,也許可以發展一個新事業,就是進入那些有錢人和拜金主義者中,這是基督福音一直以來不容易進入的。當時有一位朋友請我為一間藥行的員工做壓力管理訓練,這是我第一次在工商界中主持訓練,當時是一九九二年。與從前不一樣的,是這個群體中所談及的都是金錢和物質享樂。在許多行業中,我見到人的價值只在乎優勝劣敗,都在競爭的痛苦中,我希望基督徒可以向他們介紹何為內心的平安。
在最近兩年,我開始做生意,開了一間公司。因為有一位星加坡的基督徒找我,希望我跟他合夥做生意。他是一位讀策略的博士。由他負責擔任公司顧問,而我負責講座部分。當時我已經離開教學工作,全職投入這份新工作。

貢獻教會的夢
  其實,我離開大學是另有原因的。一日,香港某神學院請我講早會,會後一位西教士跟我商量,希望我能擔任他們的心理學講師。起初,因為與大學的工作時間不能配合,所以沒有答應。但離開時,我有一個念頭產生,知道應該放棄大學的工作,把所學的貢獻教會。我立刻回頭答應了那位西教士的邀請,每週上課一天。然後,我回到大學請辭,同時收到另一位傳道人來電,請我到他們的中心任教輔導學,反正有時間,我便一口答應了。這些工作都是沒有收入的,但我從來不為這個問題擔心。就在這時,現在與我合夥開設公司的那位基督徒就來找我。原來從前我在教會的青年團契中作導師,其中一位團友就是他現在的職員,這位團友向他提起我,他便跟我接觸。其實我是沒有甚麼錢的,但他卻願意跟我合夥。聽起來也相當傳奇,過去我的收入百分之八十是來自教書,而聘用我的都是基督徒。我從來沒有登過任何廣告就有人來找我工作,使我體驗到《聖經》中的一句話:神讓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。祂會預備我們的道路,一步一步地走在一個又一個的夢中,是我們未曾想過的。
  這些夢,一個接一個,十分有趣。在我十五歲時已有很多夢想,但卻實現在幾十年後的今天。我看見信仰是教人等候,忠心的等而不是一蹴即達。神的時間到了,自然水到渠成。若是提早發生,對我們沒有好處,因為我們擔當不了人。
  在我的經歷中,看見神一個又一個的訓練課程,等待將來有所作為。所以,在我們最黑暗和苦悶的時候,可能就是神磨練我們最精彩的時間。這些磨練證明我們又升上一級了,因此應該為茤狳的磨練而感到光榮,聖經說: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。當我們受訓完畢,便能見到所經歷的每一件事,都為日後作預備,使我們成為能幫助別人的人。

○ 口述:余德淳/整理:林志偉